羽泠w

佛系辣鸡写手,写文只是爱好//
墙头巨多,如下:
渣反魔道天官杀破狼镇魂名柯魔快黑执事冰尤HP漫威的坑都混//
近期本命毒埃~我觉得我能磕他们一辈子嗷//
双道是唯一的雷点,易炸//
对于晓薛有cp洁癖,不接受拆逆//
其它cp随意//
以及很没有毅力,不是短篇的很容易弃//
但只要还有一个人在我文下评论想看,我就会一直更下去//
聊天体和30题真的不会弃(它们只是更的很慢),聊天体更新随缘而定,30题只写一半(15题)//
专心致志修探哀文ing//
最后求一波扩列//
就酱吧

【探哀原创】《许你一世孤独》(1)

*《许孤》首发于百度贴吧,即将完结(烂尾),现在是重修版,会在贴吧同步更新

*背景架空,私设探哀青梅竹马,某羽文笔一如既往的渣

*以下正文

压抑的呼吸,冰冷的触觉,令人惊恐的水灌进鼻腔里的窒息感,无情的水舔舐着肌肤的丝丝凉意,远处撕心裂肺的哭闹声一遍又一遍地冲击着耳膜,天边红得诡异,想要大喊,却恐惧地发现发不出声音,只能任由它一点点地往下沉……

灰原哀猛地从睡梦中醒来,用力地深呼吸,让惊恐不安的心脏平静下来。

又一次,是的,从那一年起,几乎每天都会做这个梦。

每次梦到自己沉入河堤,即近溺水的时候猛然醒来。

灰原哀摸索着将手伸到床头柜,拿起一杯水,一口气喝完了。

那一年,当她在医院里醒来的时候,什么都不记得了,只是哭得撕心裂肺,喘不过气来,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回响着一个女孩的哭闹声。

好心收养她的人家问她,你叫什么名字。她不假思索,小哀,我叫灰原哀。

这是在那一瞬间跳入她脑袋里的名字。

那一年夏天,她七岁。

今年恰好是第十个年头,十七岁的灰原哀,已经做了无数个这样的梦了。

灰原哀打着哈欠从卧室里走出来,为自己冲上一杯咖啡,换上柔软的居家服,做到电脑前,开始继续着昨晚未完成的事务。

半小时后,姐姐毛利兰起床后便走过来,柔声道:“小哀,乖,不要一大早就用电脑,对身体不好。”

收养她的人家,姓毛利,毛利兰便是这家的独女,比她大两岁。毛利兰的母亲名叫毛利英理,是一名律师,父亲毛利小五郎则是一位警察。

毛利家本与灰原哀并无瓜葛,只是因为毛利兰的母亲恰巧与一位孤儿院的院长是熟识,十年前听说有家孩子的家人都去世了,那女孩子曾经还有个姐姐,便想着把她收养回家,让自己的八岁女儿做个温柔的姐姐。

灰原哀轻轻地应了一声,仍然一动不动地盯着屏幕,毛利兰叹息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不多时,毛利兰端回来一块精致的蛋糕,道:“小哀,吃点东西,不吃早饭待会儿又要胃疼了。”

听着自家姐姐心疼的嗔怪声,灰原哀不着声色地弯了弯眼角,嗯了声后拿起小叉子吃起蛋糕来。

“又做梦了?”毛利兰问道。

灰原哀点点头,抹茶的清香在口中绽放,甘甜又苦涩。

毛利兰又是一声叹息,伸手抚了抚她的一头褐发,略带冰凉的手拂过发丝,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得到共鸣,叫嚣着挣脱束缚,灰原哀头一偏,拒绝了姐姐的温柔。

毛利兰静静地伫在一旁,等灰原哀吃完后收走盘子。

—TBC—

哈哈哈哈我call爆他们!!!!

朝去如歌:

[花怜]【20:00】
之前格式不太对 重发吧。
“和哥哥一起看音乐喷泉🎵”

【花怜】《无题》

*现代para,大概就是“如果《天官赐福》发生在现代会是什么样的”。

*并不是天官改写!!!仅仅是某羽的一个脑洞呃……(毕竟某羽只是一个透明写作爱好者)

*并且非常短!

*以下正文

*

谢怜在很小的时候曾经捡过一只小狗。

*

那天他放学回家时,路过一方矮矮的围墙,突然听到围墙上低低地传来小动物的呜咽声,他一抬头,猝不及防一只脏兮兮的小动物落进他的怀里,湿润的眼睛那样直勾勾地盯着他。

*

他一下子被萌得不要不要的,抱着小狗冲回家,眨巴着和小狗一样的黑眼睛看着家里的管家:“我可以养它吗?”

*

梅念卿笑笑:“当然可以了,少爷,不过……你得先把它给医生看看,它身上脏兮兮的,还受了点伤。”

*

谢怜低头,“啊”得惊叫一声,他这才发现小狗身上受了不少伤。

*

小狗委屈地“呜”了一声,用红红的舌尖轻轻添着谢怜的手臂。

*

谢家的家庭医生火急火燎地赶来,听梅管家说小少爷找他,他还以为小少爷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结果才发现自己只是被当成了兽医。

*

洗干净后雪白的小狗钻进谢怜的怀里乱拱着。

医生苦笑着告诫小少爷养狗的注意事项,小谢怜紧紧地抱着手里的小狗,似懂非懂地听着。

*

小狗轻轻叫了一声,乖巧地趴在谢怜手臂上,红红的小舌头讨好似地舔着他的手臂。他微微低头,笑得灿烂:“叫你红红儿吧。”

*

这件往事风信和慕情都知道。他们那时便一直是谢家下人的孩子,小孩子之间毕竟没什么主仆意识,一直玩到大,常常有拌嘴的时候总是老好人谢怜出面劝阻,一点没有身为少爷的高高在上。

*

那些时候,红红儿也总是跟在他们旁边,它最喜欢窝在谢怜怀里,雪白的一个奶团子,在谢怜怀里乖巧地不得了了,却是连风信慕情都难摸它一下。

*

一夜之间,天翻地覆。

*

那天晚上,谢怜抱着红红儿睡得香甜,这时一向听话的红红儿突然急促地叫了起来,用它粉粉的小鼻头顶着谢怜,红红的小舌头舔湿了谢怜大半张脸。

*

谢怜迷迷糊糊醒来时,窗外已是一片红光。

*

府邸太大在着火时最是难受,即使卧室在一楼的谢怜,兜兜转转好久找不到一个安全的出口。

*

他搂得红红儿越发紧了,他害怕了。

*

红红儿却轻易地挣脱了他的怀抱,轻轻跳到地上,转过头来深深看了他一眼,摇着小尾巴一跑一跳地走了。

*

“红红儿……”谢怜喊着,一路跟着那个雪白的小球球追着跑着,跑过一个拐角时,差点被一个台阶拌倒。

*

他抬头看了看,竟是不知何时被红红儿带出来宅邸。

*

红红儿却不知所踪。

*

远远的,看见梅念卿跑来了:“小少爷……还好你还在……”

*

他身旁站着的两个少年,眼眶通红。

*

谢怜不知为何,呼吸一顿。

*

“我……我爸妈呢……”

*

他慢慢地……慢慢地问着,小心翼翼地,像是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

风信“哇”得一声哭出来,握紧的拳头一拳打在石柱上,慕情死死咬住下唇,双肩耸动着,发狠地掐着自己手心,指甲深深地嵌入掌心。

*

梅念卿擦着眼睛,很慢很慢地说:“少爷,老爷和夫人……走了……”

*

不知是谁潜入的谢家,不知是谁放的火,一夜之间,谢家没落了。

*

风信、慕情、谢怜三人也渐渐疏远,再到毫无交集。

*

曾经谢家含着金汤勺长大的谢小公子,如今却是落魄地在路上流浪。

*

不知不觉,那个曾几何时的商界巨头谢家早已被健忘的人们所淡忘,他们只可能会出现商界人们的茶余饭后,讥笑一句:“当年那个谢家啊,真真是不得了……只可惜那老爷夫人太固执,树敌无数,这不,被人偷点了一把火,不仅谢家家当全栽了,连命也赔在里面咯……”。

*

至于谢家的小公子?更是没人会记得了。

*

谢怜对如今的生活倒还算满意,至少比一开始好多了。

*

他在流浪的生活中扮演过许多角色,杂技团的一员、街口弹琴卖艺的少年、悄悄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收破烂的青年……

*

他也偶尔接受别人的善意,譬如早晨醒来后身旁一朵还沾着露珠的小红花,譬如一张小纸条上小孩子歪歪扭扭的字迹写着:“哥哥,你辛苦了。”

*

谢怜往往是苦笑一下,这些个孩子气的举动总使他想起他们仨,他的……少年时代。

*

在很多很多个日子后,某天,谢怜一如既往地醒来,朦胧间模模糊糊看到一个身着红衣,神采飞扬的少年,轻笑着看着他。

*

“哥哥,不打算带我回家吗?”

花城.假笑.jpg
随手摸的花
(是写作业写烦了的产物)
私心花怜
或许未来会有粘粘产出(?)

【主景箐,微追凌】小朋友组的小日常(1)



景仪从来不觉得阿箐和传说中凶残的女孩子有什么共通之处。

除了她偶尔不开心了会悄悄骂个几句,用竹竿duo一下什么东西的。

更多的是她糯着嗓音摇着他的袖子撒娇说景仪哥哥给我买糖葫芦呗,还有一蹦一跳地跟着他们三个男孩子后面,头上的两个啾啾一摇一晃,像极了初春枝头上好容易冒出来的花骨朵在随风摇晃。

……真是……太可爱了。

又像在阿箐眼里,景仪从来都是可爱的男孩子。

虽然经常和金凌吵嘴,虽然话有点多,虽然作为一个男生不怎么刚强,有点点软弱。

但是大多数时候景仪还是很照顾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问她冷不冷,在脱下外衣披在她身上,尽管两个人都还是被姑苏的冬天冻得瑟瑟发抖,但是视线撞上的那一刹那还是让人耳朵根红透。

于是两人的相处自从发现自己心中莫名其妙的情感之后便又变得尴尬了不少,虽然表面上看上去还是那样不打不休的吵闹劲儿。

并且总是互相欺负的景仪和金凌一如既往地互相闹着,因此时常出现的情景便是三个人一起指手画脚地斗着嘴。

对此,小朋友组里的思·老母亲·追也总是颇为头疼地拉开这群打架的孩子。

(心思颇为细腻的思追其实早就嗅到了阿箐和景仪相处时身上那种奇怪的味儿,他还差点很高兴地以为这样下去至少他们俩可以少闹闹。

后来才发现都是他的痴心妄想。)

—TBC—

最近在写景箐的连载文,再加上三次元好多考试的轰炸,然后就导致三十题一直没写呃呃呃。

随便写个小朋友组的日常找找感觉。

(为了防止弃坑大概景箐文会在快写完的时候发上来,也有可能因为写一半弃了就不发了呃呃呃。)

谢谢大家看到这里。


论魔道祖师你不一定知道的五件小事(2)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7月份的这个突如其来的脑洞会有第二弹。

◇ooc严重,雷者绕道。

◇这次只有五件小事,之前的十件小事链接我放在评论里呐。

◇无明显cp向,看个人的理解。

◇与原著偏差较大,图个开心而已。

◇个人脑洞产物,一点不严谨。

◇tag随便打的。

——

11.(这个是私心哈哈哈哈)

其实江澄、金光瑶、蓝曦臣三个人关系很奇妙。

比如说曦澄的文里,江澄往往会吃金光瑶的醋。

比如说曦瑶的文里,金光瑶往往会吃江澄的醋。

比如说澄瑶的文里,江澄往往会吃蓝曦臣的醋。

唔他们三个真奇妙。


12.其实薛洋一直以为自己是攻。

所以他平时调戏道长随意调戏,动不动冲上去抱一下亲一下啊什么的。

等到了床上,

他压住道长,邪魅一笑:“道……”

就被晓星尘反压了。

自此之后他一直怀疑晓星尘当年可能去姑苏求学过。

不然他臂力那么大?

他反攻的梦,也永远是梦。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老祖:emmm当年我也是这样的认为的……)


13.其实阿箐没那么讨厌薛洋。

虽然他经常抢自己的糖吃嘛,虽然他经常粘着道长嘛,虽然他经常只顾着自己吃嘛,虽然他经常叫自己小瞎子嘛。

但是最开始给她糖的是他,后来天天嘴上说着你烦死了但也会悄悄地关心她,小兔子苹果也只有他会切给她吃,除了他之外也没人再会叫自己小瞎子了。

她好像有一点点想他。


14.其实蓝景仪天天和金凌斗嘴,根本不是因为讨厌他。

毕竟小孩子之间的关系单纯得很,今天你说我一句,你还一句嘴,明天又其乐融融地分东西吃了。

其实蓝景仪叫金凌大小姐也没有什么恶意。

一开始只是因为觉得好玩,后来就成了习惯,改不掉了。

就是这样的话大概更容易和金凌吵起来吧。


15.其实蓝思追挺早就觉得自己和景仪他们不太一样,好像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蓝家人。

比如说在他们更小一点的时候,他们三个小朋友偷偷地喝过一点点酒。

蓝景仪不负众望地一口就醉,金凌喝了一杯还勉强能扶着墙走回兰陵金氏,于是带景仪回家的重担就落在了思追身上。

然后思追惊讶地发现自己神志清醒地很,虽然头有点疼,但是逻辑思维能力棒极了。

这个时候他就有一点怀疑了。

(当然第二天他们就被罚了家规,自此再没偷偷溜出去喝过酒了。)


马克一下这个捏脸网站:
CHARAT正脸:https://charat.me/front/
CHARAT侧脸:https://charat.me/profile/create/?from=singlemessage
放两张私设的箐姐的效果图

【晓薛】《寻殇》[HE]

*给蒜蒜 @Nj. 的生贺,拖了很久才发

*依旧烂尾预警

*一如既往的超超超超短篇啊

*时间线什么的一堆私设,漏洞百出,图个开心就好

以下正文

————

晓星尘不曾想过,自己竟然还有睁开眼重见这天日的这一天。

他死心坚决,那一剑给自己不留活路,连魂魄都七零八碎的,怎么可能还有活过来的机会。

却不想,他真真正正是醒了,还获得了再度看清这世间的一双眼睛。

他不可思议地抚摸上自己这双眼睛,看着这片他曾经万般想要“挽救”的苍生,长舒一口气。

他不知道其他人如何,子琛呢?阿箐呢?还有……那个爱吃糖的少年呢……?

那时,他即便是“死”了,却可以看见身边发生的一切。

看着那个少年狂妄地大笑,看着那个少年小声地啜泣,看着那个少年紧紧地缩在“自己”怀里,看着那个少年小心翼翼地拿起最后那颗糖凝视着,看着那个少年眼覆白绫,嘴角噙着微笑,一派“明月清风”的清雅样,看着那个少年举手投足模仿着他,看着那个少年撕心裂肺地喊着“还给我”……

他也终究抱不到他……

“嘎吱”一声。

门开了。

宋岚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

见晓星尘清醒着,他愣了一下,脚步一顿。

晓星尘温和一笑:“子琛,好久不见。”

宋岚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放下药碗,拿起纸笔,写道:

好久不见,星尘。

“我是怎么回来的?”

他的锁灵囊里一直留着你的魂魄,已经养得差不多了,我再养了一阵便成形了。

“他……人呢?”

含光君和魏公子联手杀了这个祸害。

晓星尘苦笑,还想着什么活过来好好待他,现如今……倒是人都没有了。

他们默契地一致不再提起这桩事。

一阵熟悉的竹竿叩击地面发出的“笃笃”声由远及近。

晓星尘轻轻弯了弯嘴角。

一会儿,一个身着青衣的小姑娘冒冒失失地冲到晓星尘塌前。

“道长道长……呜呜呜……”阿箐一看到晓星尘,嘴角一撇,泪水大滴大滴地滑落,号啕大哭起来。

“阿箐乖,别哭了。”晓星尘柔声安慰着。

一旁的宋岚放下纸笔,转身把阿箐搂在怀里,一下一下轻抚她背脊。

阿箐趴在宋岚的怀里,小声地啜泣着。

待小姑娘情绪平复后,晓星尘才开口询问道:“所以这些年,他没对阿箐做什么是吗?”

宋岚一手揽着阿箐,一手写到:不是。

阿箐给魏公子和蓝二公子提供关于他的消息。

被他杀了。

好在魏公子及时收住了阿箐的魂魄,我才把她养到如今。

“道长……我没比你早醒多久……”阿箐带着哭腔开口道。

晓星尘叹一口气,他啊……当真是输得一败涂地。

晓星尘过不久就与宋岚阿箐二人辞别,背上霜华,独自一人去寻他的罪孽。

自此,陌路山那个白衣负剑的道长,再返世间。

晓星尘先去找了蓝二公子与魏公子。

魏无羡看到这位小师叔很是讶异,一本正经地客套了没几句,又东歪西歪地倒在他家二哥哥怀里了。

蓝忘机轻抚几下他的背脊,示意他好好坐,魏无羡没感觉似的继续窝在他怀里,蓝忘机也就由他去了。

晓星尘失笑,看着自己的小师侄也能寻得幸福,他由衷地为他感到高兴。

“小师叔这次重生,不会是因为人间还有什么值得你留念的吧?”魏无羡拐弯抹角挤眉弄眼地嬉笑着询问。

晓星尘垂下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眸,道:“是啊……”

“宋道长吗?”

“薛洋。”

两人齐齐出声,皆是一愣。

晓星尘轻笑出声,魏无羡直接是笑倒在蓝忘机身上。

蓝忘机依然波澜不惊,微微挑眉,扶起瘫倒在他身上的魏无羡。

“原来是这样啊,小师叔,我还以为呢~”魏无羡笑着道。

得了师侄和含光君的线索,晓星尘又告别了姑苏蓝氏,上了路。

又看到了卖冰糖葫芦的小贩,多少年前的那个少年也是吵着闹着要冰糖葫芦,还差点和阿箐打了一架。那时他怎么说来着?

他上前,拿出钱袋,笑着对那小贩说:“一串冰糖葫芦,谢谢。”

他好像是这样说的。

“别争了,给你们一人买一串就是了。”

语气无奈又带些不自觉的宠溺。

他咬一口冰糖葫芦,皱眉。

这东西太甜了,大概只有阿箐这样的小孩子和他那嗜糖如命的少年才会爱吃吧。

当时他还这样说呢。

“道长,你不吃吗?”

那卖冰糖葫芦的小摊前,迅速地闪过一个黑衣的少年。

他的长发用一根红绳束在脑后,额前垂下的留海遮住了眉眼。

他一言不发,递了钱,接过糖葫芦转身就走。

晓星尘心中一动,快步追着那少年走去。

“等一下!”他拽住少年的袖口,将他转过身来。

那少年泪流满面。

晓星尘用手轻轻拭去泪水,撩起他的留海别在耳后。

正是薛洋。

—end

哼哼景箐也不是没有人磕的嘛~
果然自古极圈多大佬~
【叉腰】

嚴雩不是鹽魚:

撇一个景箐!

“咦这小姑娘长得不错嘛~”
WIFI:???
怎么样都祝一下老祖1031生日快乐!!羡羡越来越可爱!!!
顺便给这个捏脸网站打个call,怎么会有这么好玩的东西啊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