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泠w

佛系辣鸡写手,写文只是爱好//
cp是阿洛@梦想暴富//
墙头巨多,如下:
渣反魔道天官杀破狼镇魂名柯魔快黑执事冰尤HP//
头像很有内涵,嗯是的没错,里面包含了最喜欢的几个圈,比较难认,嗯//
双道是唯一的雷点,易炸//
对于晓薛有cp洁癖,不接受拆逆//
其它cp随意//
以及很没有毅力,不是短篇的很容易弃//
聊天体和30题不会弃,聊天体更新随缘而定,30题只写一半(15题)//
最后求一波扩列//
就酱吧

哼哼景箐也不是没有人磕的嘛~
果然自古极圈多大佬~
【叉腰】

嚴雩不是鹽魚:

撇一个景箐!

“咦这小姑娘长得不错嘛~”
WIFI:???
怎么样都祝一下老祖1031生日快乐!!羡羡越来越可爱!!!
顺便给这个捏脸网站打个call,怎么会有这么好玩的东西啊喂

捏脸是真的很好玩!
强行安利!
是的探殿很毁emmmm

【风情】《约会》(一发完)

*其实是恋爱三十题的第四题,但是三十题我就挑几题写,也不会都写一个西皮,总之题目不写《恋爱三十题》了啊,到时候填不完坑怪尴尬的。
*一发完,是超超超短篇啊。
*文笔渣,请勿嫌弃w。
*我觉得风情这哪叫约会,应该改成吵架才对。
以下正文

“风信!你倒是过来把这儿收拾一下!”慕情满脸黑线地在厨房里扫着地。
*
是风信的一时兴起,想给他家情儿做顿爱心午餐,然而很成功地毁了厨房。
*
于是慕情一回家,看到厨房的惨烈结果,当机立断把风信赶出了家门,一个人黑着脸收拾残局。
*
风信颇没有底气地嚷着:“刚才分明是你让我出去别进来的……”自己却不由自主地踏进厨房,痴痴地盯着正在打扫的慕情看着。
*
慕情这样可真好看,他愣愣地想着,围着围裙却冷着脸,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像极了一只被踩了尾巴强忍着不炸毛的小猫。
*
“风信,你干什么呢——”慕情回过头,看到风信还愣在原地,不满地道。
*
风信走上前,从后背环住了他家情儿,头埋在他的颈窝,嗅着他发间的清香。
*
小猫浑身的毛都炸开了,咋咋呼呼地亮出来爪子:“风信你发什么神经!!自己的烂摊子自己不收拾还阻碍我!!
*
风信难得好脾气地没接话继续吵下去:“慕情,厨房待会儿再收拾吧,再理也来不及吃晚饭了,我们出去吃吧。”
*
慕情颇有些忸忸怩怩地道:“可以啊……那是你说的,我本来没打算出去的……等我换件衣服。”
*
风信强忍笑意,却不经意瞥见慕情耳尖上方悄然爬上一抹绯红,忍不住大笑出声,抱着情儿又蹭了几下。
*
慕情又羞赧又愤慨,扭了几下身子,见逃不开,也就随他去了。
*
两人换了衣服,便出门去了。
*
是快入冬的时节,半冷不冷,厚厚的卫衣加一件长外套,在室内显得有些闷热,室外却是正好。
*
两人别别扭扭地并排走着,不着声色地向对方那边靠去,靠得近了,便猛地一下分开老远,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转过头去,轻咳一声,微红的耳尖却无情地出卖了他们内心的羞涩。
*
莫名其妙地齐齐停在一家电影院门口。沉默了半晌,风信先是开口:“那什么……来都来了,就进去看一场吧。”
*
慕情一副嗤之以鼻的样子:“切,风信你居然还喜欢这种小女生才喜欢的事情。”
*
风信一下子满脸黑线:“靠,你不想……”就别去。
*
慕情又作出一副勉为其难被逼无奈的样子:“既然你真的很想去,那我就跟你一起去吧。”嘴角都快咧去了耳朵后面。
*
风信无话可说,认命地牵起慕情的手,走进电影院。
*
慕情耳根一下子红了,结结巴巴地说:“你……你干什么!!”
*
风信不理他,拽着他大步走去,到售货台站定下来才发现慕情的眼眶都红了。
*
他慌然松手:“对不起……你没事吧?”
*
慕情瞪着红红的眼眶愤愤地看着他,阴阳怪气地挤出几个字:“啊我忘了,风大少爷本来是不愿意来这种破地方的。”
*
转身欲走。
*
风信一把拉住他,把慕情揉到怀里,道:“怎么又成了我不愿意来了?起先不愿来的不是你吗?”
*
慕情翻了个白眼,理都不理他,奋力想要挣脱他的怀抱。
*
风信无奈道:“是了是了,是我的错,你别生气了。”
*
慕情道:“哪能啊,明明是我的不对,是我无理取闹,都是我的错。”
*
风信揉揉酸痛的太阳穴,咬牙切齿地道:“我……我……真是操了……”
*
慕情冷哼一声:“生气了?受不了我了?那你走啊!”你倒是走啊!
*
泪水漫过眼眶,他几乎是嘶吼着说出来最后一句。他想,要是他敢真的不理他,他就……他就……
*
风信摸摸他的头,孩子气地把头发弄得一团乱,别过头别扭地道:“离不开啊……我……”
*
最后一句慕情没听清,愣了愣,试探地问:“……什么?”
*
风信笑得有点傻气:“我也早就陷进去了呀,离不开你了呀。”
—end

【琴哀短篇】《Back to back》(一发完)

*是 @Nj. @babysbreath.a  要求写的琴哀文。以前从没接触过,写的不好就找他!找他!
*文笔渣,是超超超超超超短篇。
*原著向,很多奇奇怪怪的设定是自创的,设定奇怪赖我。
*最后两句英文语法清奇,大家看着理解吧。
*我也不知道算HE还是BE,就不管了。
以下正文

他们曾是背对背战斗过的战友。
*
似乎彼此是最信赖的人,可以放心地将后背托付。
*
在那时组织经历过的最大一场战争中,他们背对背,浑身浴血奋战。
*
他使枪,她用刀,他们配合得天衣无缝。
*
素来不喜她的Vermouth也不得不钦佩他们之间向来的默契:“Sherry和Gin,真是天生一对。”
*
她也只是微微一笑,一言不发,笑意不及眼底,冷漠的眸子空洞地望向前方。
*
她知道他们的关系,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
*
他利用她为组织制药,她利用他得天独厚的好枪法。
*
他连个虚假的笑意也不给,擦身而过,似乎那个性感妩媚的女人讨论的人并不是他。
*
那个女人似笑非笑:“如此冷漠无情,真让人心寒啊。”不知是在指谁,她心头一跳。
*
他头也不回,身影渐渐远去,一头银发在组织昏暗的灯光下晃动着,与他的一身黑显得格格不入。
*
后来,她决心反抗,因为他杀害了她唯一的姐姐。
*
他将她囚禁了起来,似乎对她并没有杀意,却是她一心求死,吞下了那尚未制作完成的半红半白的毒药,却奇迹般存活下来,变成那一个孤僻冷漠的小女孩。
*
他一直在找她,除了被背叛深深的恨意,更有一丝指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混杂其中。
*
她却是惧怕他,逃避他,试图遗忘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去,却总在午夜梦回之时,梦见曾经并肩作战的情景。
*
再后来,他一直在幻想,如果她愿意回来,他可以不计前嫌再度使她回到组织,不用付出代价,只要她愿意回来。
*
她也一直在幻想,如果他愿意不再找她,不再出现在她和她的朋友们身边,让她就这样忘了这段不堪回首的过往,安安分分地当一个早熟的小学生,在没有组织的压力下无拘无束地再长大一次,她可以在成年后回到组织接受欺骗的代价,只要他承诺不再找她、威胁她的朋友。
*
那个戴眼镜的小男生啊,对组织恨之入骨,在收集了各种情报后,与警视厅的警察以及他的好友一起去组织,为“正义”而战。
*
他们称其为,The Final Game,最后一战。
*
她也悄悄地跟去了,不知怎的,却没有带自己最擅长的刀作为武器,却只带着一把女士使用的小手枪来防卫自己,本打算就在场外观战而已,却不料撞见了他。
*
他们面对面,各持着一把手枪,僵持着。
*
她渐渐失去了那份坦然自信,握枪的手不住地颤抖着,她闭了闭眼睛,心中下意识的恐惧涌出,把她深深淹没。
*
今天必死无疑,他们是并肩作战过的战友,深知对方的实力,以他的枪法以及反应速度,完全不是她这个管来喜欢用刀的人能比的。
*
她渐渐有些站不住脚,浑身抖得厉害。
*
他轻笑一声,手指摁动了扳机。
*
听到枪声的那一刹那,她几乎是条件反射地也摁下了扳机,紧闭着双眼。
*
他的子弹斜斜擦过她的手臂,打进了墙里。
*
她的子弹却是正中他的胸口。
*
他倒在血泊中,嘴角微微扬起的弧度尚未搭下,慢慢阖上双眼,嘴唇无声地动着,放在黑风衣口袋里的手指攥紧了那一张照片。
*
那是他所拥有的唯一一张她的照片。
*
她双手捂着脸庞,泪水滑落,她却完全不自知。
*
刚才临死前他的口型,她看清楚了。
*
“Sherry,it'not back to back……”
*
It's not back to back.It's just face to face.
—end

【晓薛】《打游戏》(一发完)

*其实是恋爱三十题的第三题,但是三十题我就挑几题写,也不会都写一个西皮,总之题目不写《恋爱三十题》了啊,到时候填不完坑怪尴尬的。
*一发完,是超超超短篇啊。
*文笔渣,请勿嫌弃w。
*烂尾预警。
以下正文

“小星星~可以帮我拿包巧克力嘛~”薛洋嘴里叼了根棒棒糖,全神贯注地盯着手机上的游戏,含糊不清地说道。
*
听到迟迟没有回应,他便又叫了一声:“小星星?”
*
“小星……”
*
他想起来了。
*
手机啪嗒一下掉在地上。
*
晓星尘走了。
*
“阿洋,零食少吃点,吃多了对身体不好。”晓星尘无奈地笑笑。
*
“知道了啦——”薛洋嘴里含着一粒巧克力,手边摆着一包打开的薯片。
*
“阿洋,真的,游戏也少玩点,这样下去会近视的,跟我一样戴眼镜多难受。”晓星尘又道。
*
“知道了啦小星星。”薛洋颇有些不耐烦。
*
“阿洋……”晓星尘还想继续说下去。
*
“晓星尘你烦不烦?”眼看着游戏里的角色快要死了,薛洋语气不善起来。
*
晓星尘愣在了原地。
*
薛洋一出口就后悔了,但一向自尊心极强的他是在拉不下面子去道歉。
*
“我……”
*
“啪嗒”。
*
薛洋抬起头,愣愣地看着空无一人的客厅。
*
手机上大大的“GAME OVER”他都没有注意到。
*
眼睛怎么湿湿的,他揉了一把眼睛,竟是哭了。
*
他有些好笑,从小什么苦没吃过,每次受了伤最多让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一会儿,再不会给它留下来的机会,任凭它倒流回心底。
*
是遇到了晓星尘,才开始学会哭的吧。他根本不是星星,而是像太阳一样耀眼的人啊。
*
想着想着,他鼻子又酸了。
*
他摇摇头,强迫自己咧开嘴,露出稚气的小虎牙,还想他干什么,他一直这样管我,根本不像男朋友,像是找了个爹。
*
他昏昏沉沉地一会儿睡,一会儿醒,醒了继续打游戏,困了继续睡觉,饿了就吃零食……
*
这样也倒是一直被他折腾到了下午。
*
晓星尘出门后就打了个电话给宋岚:“子琛,有空吗?”
*
宋子琛觉着奇怪得很,他这个朋友自从有了薛洋之后很少找他了,即使是难得的几次见面也有80%的时间在听他讲他们家的阿洋。
*
活脱脱的“重色轻友”。
*
但没想到,一见面,就让他惊讶不已。
*
他那个好友,面上还是一副清风明月温和的样子,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眸里却满是伤痕。
*
“子琛,我……”他轻声道,垂下眼眸,一副刚失恋的样子。
*
他们坐在咖啡厅里聊了大半天,两个大男人面对面严肃的交流倒是让人挑不出毛病,
*
“他这态度还不是被你宠坏了。”宋岚扶额,这个感情顾问还真是不好当。
*
晓星尘叹气,轻轻搅动着杯里的咖啡,一言不发。
*
宋岚见此,也不好再多责怪,看看时间,便道:“行了,星尘,回去吧,教育一顿就好了。”
*
晓星尘点头,买了单后便离场。
*
他轻轻推开门,房间里暗着。沙发上隆起个小包,令他又心烦又心爱的人正躲在里面小声地打着呼噜。
*
薛洋脸上残留着泪痕,沙发底下随意地扔着零食的包装袋,黑屏的手机躺在地上。
*
晓星尘无奈地摇摇头,他肯定又没好好吃饭。
*
他找来条毯子,把薛洋裹在里面,小心翼翼地横抱起来。
*
薛洋咕哝了一声,费力地睁开眼睛,见是他,便放心似的往他怀里又钻了钻,小声地说了一句对不起,又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
晓星尘无声地笑笑,把他家阿洋抱到床上,给他擦擦脸,也任由他睡过去了。
*
第二天早上,薛洋抱着他哭了好久,撒娇地说着对不起,晓星尘心软不已,又轻而易举地原谅了他。
*
再想想,宋子琛之前说的那句话真有道理。
*
“星尘,你算是栽在他身上了。”
—end

【冰秋】《亲吻某处》(一发完)

*某羽终于诈尸回归啦hiahiahia
*其实是恋爱三十题的第二题,但是三十题我就挑几题写,也不会都写一个西皮,总之题目不写《恋爱三十题》了啊,到时候填不完坑怪尴尬的。
*一发完,是超超超短篇啊。
*文笔渣,请勿嫌弃w。
以下正文

“老师,我这里还有一点不懂……”洛冰河捧着一本书,锲而不舍地跟在沈清秋身后。
*
沈清秋扶额,果然当时不应该心软答应他随时都可以来找自己问问题。
*
“冰河,你等一下好吗?老师还有点事情要去找柳老师。”话一出口,他便立刻有些后悔了。
*
眼前的少年熠熠生辉的眼睛瞬间黯淡了下来:“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老师了。”说罢转身欲走。
*
沈清秋叹了口气,拉住了少年:“算了算了,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先跟你把文章讲完吧。”
*
洛冰河执意要走:“没事的老师,你先去办事吧,就几道题而已。”
*
沈清秋道:“坐下吧,冰河,我讲给你听。”
*
洛冰河愣了一下,眼睛里的光芒再度闪现出来,他乖乖巧巧地笑了一下,道:“那辛苦老师了。”
*
他随手将语文书放在隔壁老师的办公桌上。
*
“……懂了吗?”沈清秋耐心地给他讲解完文章后,却久久没有听到他的回应,不禁有些奇怪,抬头望去,道:“冰河?”
*
洛冰河根本没有在听沈清秋说话,只是一直盯着他的沈老师看,眼睛一眨不眨,走神得严重。
*
沈清秋皱起眉头,拿红笔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他的额头,洛冰河这才反应过来,愣了愣,红着脸道:“谢谢老师,我懂了。”
*
沈清秋道:“懂什么懂,我看你刚刚听都没听。”他拉开身侧的椅子:“坐下吧,我再给你讲一遍。”
*
洛冰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那真是麻烦老师了……”
*
讲完题后,洛冰河一看表,慌忙道:“啊都这个时候了,老师真是抱歉,打扰了这么长的时间。”
*
沈清秋一摆手,道:“没事没事,反正也没什么要紧的事。”
*
洛冰河眉眼弯弯地:“那老师明天见了。”
*
沈清秋笑着道:“再见了冰河,路上小心些。”
*
洛冰河脚步轻快地走出了办公室。
*
以前的沈老师对他态度可没这么好,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对他都是冷嘲热讽的,动不动恶意刁难他一下什么的。
*
奇怪的是,即使沈老师这样对他,他仍然最喜欢的就是沈老师。
*
他努力学好自己以前并不擅长的语文,为的就是沈老师可以注意到他。
*
结果反倒引来了他更深的厌恶。
*
他常常做起一个个虚幻的梦,梦里的沈老师十分喜欢他,对他特别好。
*
梦醒了。
*
上学期的那个暑假过后,他的沈老师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收起了身上的锋芒,待人接物的风格截然不同,对待洛冰河更是好的不得了了。
*
洛冰河又惊喜又激动,于是便常常拜访教师办公室,办公室的老师们也戏称他为“沈老师的小跟班”。
*
洛冰河突然停下了脚步。
*
刚才走得太急,自己的语文书好像落在办公室里。
*
他慌忙跑回去,这本语文书里的内容可不能给老师看了去了。
*
跑至办公室门口,他喘着气推开办公室的门:“老师,我……”瞬间噤了声。
*
沈清秋趴在桌子上,一只手垫在额头下,另一只手垂在一旁,正沉睡着。
*
洛冰河蹑手蹑脚地走过去,他那本语文书还放在旁边的办公桌上,还好还好,老师应该没有看到。
*
他静静地在那里站了很久,背光的脸上看不清表情。
*
忽然间他笑了一下,像是一个一向乖巧的孩子终于得到了心爱的礼物。
*
他慢慢地半跪到地上,抬起头凝视着沈清秋沉睡的脸庞。
*
很小心、很小心地双手捧起他垂落的左手,轻轻地覆上去,虔诚地落下一吻。
*
然后慌然站起身,退后两步,耳根红得厉害。
*
他拿起一边的毛毯,小心翼翼地盖在沈清秋身上。
*
微风吹开了他那本语文书的扉页。
*
他收起书,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慌慌张张地跑出办公室。
*
扉页上没看清什么,只有一个大大的爱心以及三个字。
*
沈清秋。
—end

魔道聊天体(11)

今天突然有点高产hhh
开头那段不混红豆的就不用看啦
(但是是真的很受不了别人在我的作品下黑其它角色)
惯例链接走评论~

【探志】《牵手》(一发完)

*其实是恋爱三十题的第一题,但是三十题我就挑几题写,也不会都写一个西皮,总之题目不写《恋爱三十题》了啊,到时候填不完坑怪尴尬的。
*一发完,是超超超短篇啊。
*文笔渣,请勿嫌弃w。
以下正文

从看到宫野志保的第一秒起,白马探的脸就一直在红着。
*
“我是白马探,是一名侦探,请多指教。”
*
宫野志保显然注意到了这熟悉的语气,微愣了下,脑海里一个戴着眼镜、不屑一顾地翻着白眼的形象一闪而过。
*
那还是她作为灰原哀时常常听到的台词。
*
她苦笑下,
*
又是侦探啊……
*
“宫野志保,请多指教。”
*
正式地介绍完自己,公事公办地握手时,宫野志保才注意到白马探的脸红。
*
良好的家庭教育告诉她不要轻易去询问别人对自己的印象,可她也忍不住有一丝丝好奇。
*
这样的一位绅士,怎么会在公共场合对着一位女士脸红呢。
*
黑羽快斗走近,半跪下轻吻了宫野志保的手,道:“宫野小姐,幸会,在下黑羽快斗,请多指教。”
*
说完站起身,一把勾住白马探的脖子,坏笑着道:“啊嘞啊嘞,白马君还是这样啊~”
*
“一看到美女就脸红~”
*
宫野志保有些忍俊不禁,即使冷漠如她,看到这样难得窘迫的白马探也觉着有趣。
*
白马探有些窘,忽略掉对面人似笑非笑的眼神,他推了一把黑羽快斗,
*
依然是那样的绅士,说话的语气却多了些朋友间的嬉笑:“黑羽君不也是吗,这么多年了,和中森的感情还是那么好啊。”
*
黑羽快斗倒是根本不觉得不好意思,仍然是那副油嘴滑舌的样子:“是啊是啊,可惜我们的大侦探白马哦 到现在连个女孩子的小手也没牵到。我跟你说啊宫野,他当年……”
*
宫野志保颇有兴趣地挑挑眉,听黑羽快斗揭着白马探当年的黑历史。
*
白马探更是窘迫,恨不得扑上去捂住他的嘴:“第一次见面,这有什么好说的……”
*
黑羽快斗倒是一点都不介意,丝毫不理会白马探,继续说着,说完还对宫野志保抛了个媚眼:“宫野小姐,他就是这样的人啊,你可别介意啊……”
*
“那……”
*
那什么?她那时回答了什么?后面黑羽君又说了什么?完全想不起来了。
*
“在想什么呢?”那人突然俯身问她。
*
宫野志保回过神来,微愣一下。
*
眼前这人正是白马探,而现在则是她和白马探确认关系的第一天。
*
她不自觉地挑起嘴角,道:“在想我和某位大侦探的第一次相遇呢。”
*
白马探扶额,略带尴尬道:“啊勒……这种事情你还记得啊……这是我最丢人的一次了……”
*
“不过,看到美女就会脸红的事实,倒是真的。”白马探若有所思地道。
*
“哦?”宫野志保挑挑眉。
*
白马探赶紧澄清道:“现在都和志保在一起了,也不会去看别的女孩子了嘛。
要不志保,今天我们出去走走吧。”
*
他有些恶趣味地朝她眨眨眼睛:“今天也算是一个纪念日了嘛。”
*
本来只是打趣地开句玩笑,倒真的出来走走了。
*
现在正是深秋转冬的日子,天气却有了寒冬的那份气势。
*
两人并排在路上走着,半点没有热恋中情侣的粘糊劲儿。
*
反而像是……工作上的搭档?
*
等红绿灯时白马探终于忍不住了,不动声色地往宫野志保那儿靠了靠。
*
再悄悄地,把手搭上去。
*
宫野志保感受到手边的温度,以及身边人欲握又不敢握的动作,转头看了他一眼,只见身边那人还偏装作一脸认真地目视前方。
*
宫野志保轻笑一声,顺从地把手搭上去。
*
白马探连忙牵住她的手,侧过脸给了她一个微笑。
*
她突然想起来那时说了什么。
*
“那要是我介意呢?”
*
“那他大概一辈子都牵不到女孩子的小手咯~”
*
宫野志保也测过脸给了他一个微笑。
*
还好我没介意,我们也牵手了。
*
绿灯亮了。
—end

【晓薛】《梦醒时分》BE(是个一点都不虐的BE啊啊啊)

*一发完
*依然是超超超短篇
*这篇是暑假刚开始开的坑,发了(1)之后被我删了,然后现在凑几个字假装这又是一篇文了
*烂尾预警,渣文笔预警
*估计七夕放小甜饼的比较多,那我就发玻璃渣嘻嘻嘻
*是BE,但是一点都不虐啊,真的不虐啊
*放心食用
*部分参照原文,但因为看得不仔细又全是靠回忆,估计就有很多奇奇怪怪的地方,不用纠结了哈
——
*
他跌跌撞撞地冲向一块不知名的草地。
拖着步子,一步一步时快时慢地走着。
他终于走不动了,跪倒在草地上。
口中的鲜血染红了一片草地。
他慢慢躺倒下去。
睡一觉而已,就睡一觉而已。
他咧开嘴,无声地安慰着自己。
终于闭上了眼,他轻微地动动嘴唇。
“该死……”
两个字中,似乎道不尽的是无奈与不甘。
却是连他自己也说不出这指不清道不明的情感由何而来。
只知道的,他对这世事化不开的仇恨。
*
*
那唇齿再也没发出声音了。
绚烂的阳光,刹那间便被乌云遮住了身影。
*
*
恍惚间,薛洋又听到了絮絮叨叨的说话声。
模糊而不清楚,想来更像是做梦了。
就算真不是做梦,怕是也已经到了阴曹地府了吧。
他迷迷糊糊睁开眼,没有想象中的阴暗与死气沉沉,突如其来的一束阳光晃花了他的眼,他下意识地伸出左手遮挡。
这般真实的阳光,大概不是臆想中的地府了吧。
*
*
他心中有异,起身便意图下床,却不料这突然的举动牵连到身上的伤口,他闷哼一声,自己心中也觉得讶异:如此对疼痛已经麻木了的一个人,这点小伤也会觉着痛吗?
这床似是也有些年数,他这样小心翼翼的举动,却还是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
他心中暗道不妙,果不其然,门外脚步声正一步步逼近。
他于是便立刻重新躺回床上,眯着眼睛,似乎是在沉睡的样子。
*
*
门开了。
一位白衣道人走了进来。
透过那一丝缝隙,薛洋大约看清了那道人的面貌。
眼覆白绫。
他骤然睁开眼。
果然是晓星尘。
晓星尘走到床前站定,温声道:“这位小兄弟,方才是想下床吗?你伤未愈,先躺着休息着罢。”
薛洋警惕地坐起身,竟是想都不想就脱口而出,道:“你……”
心下了然,自己声音沙哑,想必是不会被他识破,便眼珠一转,笑着换了种口气道:“谢谢这位道长,若不是您出手相救,我怕是要死在那里了。”
*
*
晓星尘也礼貌地一笑:“不客气,这便是你我二人的缘分罢了。”
说罢晓星尘又似想起了什么,欲言又止。
薛洋倒是笑得更加爽朗了:“道长这是有话要问?”
晓星尘道:“其实也没事,就是方才有些好奇,这位小兄弟为何会伤得如此之重?”
觉察出自己这话似是在打探他的隐私,哟哟补充道:“在下并非想打探你的隐私,若不方便回答,便可不必放在心上。”
薛洋这回敛了敛笑意,道:“是我的一些家事,道长抱歉了,的确不太合适说。”
晓星尘又与他聊了几句,到最后实在忍不住了,笑着道:“这位小兄弟,一直这样称呼起来不太方便,可否告诉我你的姓名?”
薛洋失笑,想着要是真把他的名字告诉他了,怕是得给他吓一跳呢,便说:“唤我阿洋就好了,还请道长今后多指教。”
晓星尘一笑,道:“阿洋,在下晓星尘。”
*
*
门外一个小姑娘俏皮的声音传来:“道长道长,那人到底醒没醒啊!”
薛洋心下一沉,又敛了几分笑意,口气却不变,似乎还是那个阳光的邻家少年郎:“道长,这位是……”
晓星尘笑着解释:“这姑娘是唤作阿箐,当是比你小上几岁,阿洋可不要欺负她。”
扬声唤道:“阿箐,过来认识一下阿洋。”
一阵竹竿敲击地面的清脆声音传来,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拿着竹竿东戳戳西戳戳地走了进来,一面嘴里还不情不愿地嘟囔着:“这坏东西有什么必要认识啊。”
薛洋一见她白色的瞳孔,心中一凛,口气不觉冷了几分:“瞎子?”
*
*
那白瞳小姑娘瞬间不乐意了,一边嚷嚷一边跺脚:“瞎子有什么的?还是瞎子救了你呢!”
转而又对着晓星尘,委屈巴巴地说:“道长你看他!瞧不起我们瞎子!”
晓星尘好声哄着,才把阿箐哄得消了气,气鼓鼓地瞪薛洋一眼,转身敲着竹竿走了。
薛洋嗤笑一声,好整以暇地看着晓星尘:“道长真是,这般宠着她算什么,到时候把人给宠坏了,到外头为非作歹去了。”
晓星尘微微一笑,温声说:“阿箐还小,阿洋不必与她多计较。”
*
*
薛洋又是嗤笑一声,满脑子想的却是要如何试探那小瞎子一下。
他可不觉得那是真瞎。
晓星尘却不觉有异,心下琢磨着这位“阿洋”是否有可能就是自己的仇人薛洋。
笑着否认了自己,薛洋是个十恶不赦的恶人,他可不信他会像邻家少年郎那般坐在这里与自己闲聊。
再说薛洋在金家属于正得势时,金光瑶定不会让他这位门卿被打到重伤还丢弃在外的草地上。
*
*
晓星尘又坐了阵,便起身道:“那么阿洋,在下也不多做陪同了,你先躺着休息会儿,过会儿饭菜好了给你送过来。”
薛洋面上一副非常热心的样子:“道长,你和那小瞎子都不方便,要不我来帮你们做吧。”
晓星尘笑着道:“那怎么行呢,你伤还没好,便先忍受一下在下并不精湛的厨艺罢。”
薛洋假装十分不好意思的样子,推脱道:“哪有哪有,道长肯留我下来吃饭已经是感激不尽了。”
*
*
竹竿敲击地面发出的“叩叩”声。
“小瞎子?”薛洋试探性地叫一声。
那小姑娘特有的尖细的嗓音传来:“你叫谁小瞎子呢?我是有名字的!”
“那你倒是过来告诉我你叫什么呀?”薛洋假装不知,想把她诱过来。
小姑娘果然经不住激将,拿着竹竿“叩叩叩”地跑过来了。
薛洋玩心大起,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糖,似是随意地砸向她。
阿箐装作没看见,等着这颗糖砸到她额头上,才后知后觉地捂住额头,大叫一声。
“这是什么?”阿箐面上很愤怒的样子,“你个坏东西拿什么砸我!”
薛洋拍拍手,很不经意的样子:“啊,那是给你吃的糖,砸歪了而已。”
阿箐试探地伸出舌尖一舔,甜的,便放心地含在嘴里,嘟囔一句:“我叫阿箐,记好了!”
竹竿声渐渐远去了。
*
*
薛洋笑得快从床上跌下来。
“哈哈哈哈哈操这小瞎子真好逗哈哈哈哈哈哈哈”他一边东倒西歪地笑着,一边擦着笑出来的眼泪。
晓星尘不知何时进来了,道:“阿洋,别笑了,可以用膳了。”
“好啊道长!”
吃饭时,晓星尘颇有些好奇地问道:“阿洋,方才什么事那么好笑?”
薛洋一听这话,差点又要笑得停不下来,等晓星尘好声安抚着才止住笑。
*
*
尝一口晓星尘做的膳食,薛洋差点一口喷出来。
“这什么东西,嘴里淡出鸟儿了……”薛洋嘟囔着,瞥了一眼晓星尘,确认他没有听到,便做贼似地从怀里掏出一颗糖,丢进粥里。
“这样味道好多了嘛……”薛洋满足地喟叹一声。
转头笑吟吟道:“呐,道长,要不要试试看我改良过的糯米粥……”
却是一瞬间敛了笑意。
晓星尘蒙眼的布条上血迹斑斑,他颤抖着声音问:“……薛……洋”
“你真是……太令人恶心了……””
薛洋只感觉头昏得不得了了,他的世界翻天覆地,一阵阵回忆走马灯似得迅速翻过,声音嘈杂,只能隐约判断出几个人声。
……
“无论后来发生了什么,既然现在的你尚且可算安好,便不必太沉郁于过去。”
……
“死了更好!死了的才听话。”
……
“成美,你且住口。”
……
“当真是……”
……
他昏昏沉沉地,左手毫无知觉,眼皮也沉重地抬不起来,思绪东飘西飘,大概是吧他生前的所有全都又看了一遍。
但他大概知道一点。
他要死了。
只是,真不甘啊……
到死,还是没吃到晓星尘最后留给他的那颗糖……
也还不知道那句“当真是”当真是什么……
梦……迟早该醒的啊……